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我的嫂子胡金花 > 玄幻 > 高武27世纪 > 第619章 情绪激动的墨铠

高武27世纪 第619章 情绪激动的墨铠

作者:草鱼L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2-11 14:50:32 来源:三七中文

正文

神州!

袁龙瀚他们目视着苏越在第七城里的情况,再一次陷入了诧异。

他现在就像是个旋涡的泉眼,第七城内那些灵气正犹如泉水一样,被苏越疯狂吞噬着,由于灵气太浓郁,甚至还形成了一种类似于水龙的桥梁形态,格外壮观。

不对!

不是被苏越本体吞噬,应该说是被苏越手里的那个九彩手环吞噬着。

而且袁龙瀚刚才分析,那些被吞噬的灵气,还经过了很精准的过滤,甚至已经达到了压缩气血的纯度。

理论上,苏越是可以直接吸收的。

比任何丹药都要精纯。

这样说起来,那九彩手环就是天下无双的至宝了。

闻所未闻。

“苏越那个手环,到底是什么宝贝,以前也没有听说过。”

段元狄一脸疑惑的问道。

“是啊,可以大量吞噬灵气,并且直接过滤,最终还可以达到压缩灵气的效果。

“这简直就是个小型的炼丹工厂啊。”

赵千恩也百思不得其解。

这宝贝真的是闻所未闻,想想效果都吓人。

“岂止是丹药工厂,还是个原材料的开采工厂。

“这小子如果把第七城的灵气都压缩下来,估计足够他修炼到八品中期。

“臭小子,挺幸运的。”

牧京梁眉开眼笑。

这小子比他那个不靠谱的爹强。

运气也好。

不过想想也正常,自己女儿都被骗走了,运气能不好嘛!

“不管是什么宝物,咱们这些长辈,也没必要多过问,谁都有自己的机缘,这是属于苏越的气运。

“我们只需要知道,苏越强大,是神州的福气,是所有人的福气,他是个好孩子。”

袁龙瀚目视着直播画面,嘴角流露着最真挚的笑容。

等苏越也突破到绝巅,他一定会成为神州的保护神,袁龙瀚相信他。

不管苏越愿不愿意当大元帅,他都会守护神州。

“等吞噬了第七城的灵气之后,苏越也该出来了吧。

“他连这种厉害的宝物都能弄到,想必也有逃跑的宝贝。

“千万要活着回来。”

王野拓心脏忍不住的颤抖。

今天王野拓是最激动的一个。

苏越帮神州破解了双角族的妖器,以后震秦军团排查阳向族奸细的时候,将更加得心应手,同时也会减少大量的伤亡情况。

很久以前就堆积的各种问题,也可以迎刃而解。

其实震秦军团的罪犯库里,已经锁定了大量的奸细名单,但就是因为苦于没有妖器,所以迟迟无法将其识别出来。

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果没有确认的把握,谁都不敢胡乱调查。

现在终于好了。

科研院刚才已经发来了最精准的信息。

苏越的努力有效,双角族妖器可以破解,他真的解决了震秦军团大问题。

臭小子。

我一定把你弄到震秦军团。

王野拓暗下决定。

“放心,他一定可以回来!”

袁龙瀚点点头。

苏越不是个鲁莽的孩子。

这一点,他和苏青封不一样。

苏青封做事情,冲动且不计后果,和红了眼的疯狗一样,动不动就是在搏命,那是真正的冲动。

而苏越不同。

他虽然继承了苏青封的冒险基因,但却是未雨绸缪的那一类,并不会不留后路。

这小子比苏青封惜命。

“可惜,咱们神州的伪装丹药短时间内只能服用一次,否则苏越还可以去第八城混一圈。”

牧京梁想了想又说道。

苏越去第七城的时候,就已经是七品大圆满,他在第七城根本就得不到应有的压迫。

如果可以去第八城,很容易就会突破到八品。

理论上,第八城的八品异族根本就不会理会苏越。

可惜,伪装被摧毁,苏越一个人族,再去第八城,那就是找死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能弄到一批压缩灵气,再突破八品不难……咦……苏越怎么……怎么又伪装了……”

王野拓感慨了一句。

可还不等他话音落下,画面里的苏越,赫然是又开始改头换面。

“这次不是靠丹药……他怎么做到的。”

其他九品也被震惊到了。

目前为止,苏越还是第一个短时间内连续伪装的人,神州都没有第二个。

“哈哈,我就说嘛,这小子有底牌。”

袁龙瀚楞了一下,随后又笑道。

可能是什么特殊战法,也可能是什么特殊宝物。

既然苏越不说,他们也就不问。

这下好了。

苏越如果能以阳向族的状态去第八城,他就真的有可能突破到八品。

杀七品!

辱青初洞!

破解双角族妖器秘密!

压缩大量灵气!

如今又能成功突破到八品!

这小子这一趟秘境之旅,也真是不亏。

不愧是奇迹之子。

……

盟军上空。

异族的六个绝巅同样目瞪口呆。

发生了什么情况。

苏越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魔鬼。

众人还没有弄清楚那九彩手环的来龙去脉,苏越竟然在众目睽睽下,竟然就又一次完成了伪装。

这还能得了?

如果这畜生再混迹到第八城,还不知道要搞出什么事情。

以苏越的实力,他绝对可以杀死八品巅峰。

偷袭的话,成功率百分之百。

所有人都相信苏越,不管是敌是友,这是经验,根本就不用质疑。

青初洞咬牙切齿。

苏越这畜生,又一次打了自己的脸。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还可以第二次伪装。

不是丹药,丹药会有抗药性。

靠战法?

还是什么天材地宝?

该死。

他畜生哪来这么多宝物。

还有,那九彩手环到底是什么宝物,为什么可以吞噬灵气,还可以过滤灵气,最终直接压缩起来。

这简直就是个丹药工厂。

为什么阳向族没有这种宝物。

青初洞甚至都在憎恨上苍,为什么让苏越得到这么多。

不公平啊。

“你们仔细观察一下,苏越从五个八品的尸体上,拿走五团绿色气团,那应该是培养出来的毒雾。

“如果我猜的没错,那毒雾会削弱八品武者的实力,令其进入一种虚弱的状态,实战能力甚至不如七品。

“糟了,他竟然培养出了五团,难怪他要等到最后才杀八品。

“原来是这样,那些八品之所以突破,可能是苏越故意在纵容,他要培养毒雾的土壤……这小畜生,够阴险的。”

古紫珈沉着脸说道。

之前他还没意识到,以为是苏越愚蠢,才会让六个八品都纷纷突破。

可现在再回想一下,苏越分明就是故意的。

他故意等待七品突破,就是为了培养这些毒核。

“古紫珈,可以确认吗?你最好别夸大其词。”

肆眀庆咽了口唾沫,随后郑重的问道。

第八城里的八品武者,可死不起啊。

如果说第七城的武者是黄金,那第八城的宗师,就是铂金,就是钻石,就是未来种族的中流砥柱。

这些武者如果死在第八城,他会哭死。

任何一族都会哭死。

钢厉承他们也盯着古紫珈。

如果这家伙说的是真的,那第八城里必然会掀起腥风血雨。

哪怕没有毒雾,苏越也可以斩杀八品巅峰。

他现在再配合毒雾,那还不是如虎添翼嘛,甚至一刀秒杀,该死,这就是一场灾难。

六个种族,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能扛得住。

“不信你们可以问血虫皇,这毒核,应该就是你虫头族的东西。

“以新鲜的宗师尸体为土壤,可以培养出一团毒雾,最终达到暗算武者的目得。

“苏越专门挑选八品的尸体培养,他还能有什么目得?”

古紫珈阴阳怪气的盯着血虫皇。

他之所以知道毒液,完全是因为刺骨族曾经吃过亏。

“古紫珈说的没错,毒液确实是以八品尸体为土壤,一旦培养成功,对八品武者来说,是灾难。

“可苏越从哪里搞来的毒核,我也不知道,其实虫头族也很久都没有使用过这东西。

“八品尸体不好找。”

血虫皇沉着脸,也没有否认。

“哼……从哪里来?

“一定是你虫头族那些利欲熏心的畜生,贪财卖给了苏越。”

古紫珈指着血虫皇的鼻子,瞪着眼怒斥道。

你虫头族可害惨了盟军。

“那又如何?苏越是以阳向族的身份购买,我们又不是双角族,又没有辨认的方法。”

血虫皇反唇相讥。

遇到一些破事,从来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就知道埋怨,就知道推卸责任。

我虫头族看上去有那么好欺负吗?

“行了,别吵了,现在谈论这些,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但愿第八城的武者,能早点意识到这个畜生的真面目吧。”

青初洞不耐烦的打断了争吵。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是遇到一点点问题,所有人都在推卸责任,所有人都在推皮球。

这样子下去,八族怎么能真正的联合。

一棒乌合之众,能成什么气候。

该死。

第八城还有不少有前途的八品阳向族,可千万别被苏越给杀了啊。

“青初洞,你立刻想办法,立刻通知第八城,否则我不饶你。”

肆眀庆睚眦欲裂,已经恨不得把青初洞也扔到秘境里。

这畜生,害我四臂族不浅。

“我再重申一次,我的声音没办法到秘境内,那是一片陌生的虚空,是被雷业祖封印过的地方。

“你肆眀庆如果有能耐,就立刻突破到裂虚境,你亲自撕开秘境。”

青初洞眼球充满了血丝。

同时,他不断在暗示自己。

要忍耐。

要给猪队友足够的忍耐时间。

自己只是在利用他们,只要等到第九城开启,只要等到祖锤归位,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心平气和。

忍耐,忍耐。

“肆眀庆,你少说俩句,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钢厉承不咸不淡的劝阻了一下。

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钢绝白没有打开第九城,绝巅丹药还没有抢到手。

“是啊,既然已经联盟,大家还是以和为贵。”

顿时间,其他绝巅也皮笑肉不笑的劝阻道。

每个人都有私心,他们的目标是绝巅丹药,目前这些矛盾,都可以暂时压着。

在场绝巅之中,也只有肆眀庆是抱着掀桌子的打算而来。

“哼!”

在五个绝巅的压迫下,肆眀庆也无话可说。

……

虫三水仰头目视着直播画面,已经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将毒核卖给苏越,以为是坑了一个傻子。

可谁能想到,那个出手比傻子还阔绰阳向族,竟然是神州苏越假扮的。

为什么会这样。

自己会不会成为虫头族的罪人。

甚至,成为整个湿境的罪人。

虫三水对神州那是刻骨铭心,不对,应该说所有虫头族,对神州都刻骨铭心。

绿虫皇,那就是死在了神州啊。

该死。

怪不得他能拿出那么多神州丹药,怪不得他连价钱都不砍,就直接交易,身上一股土豪的铜臭味。

该死的神州人。

他们敲诈了刺骨族那么多物资,又怎么可能会贫穷。

虫头族甚至还担心血虫皇的追查,他现在得想想,怎么跑路。

在交易市场,还有一个异族直接喷了一口鲜血。

如果不是气血支撑着,这个异族可能直接晕过去。

对!

他就是把九彩手环卖给苏越的小商贩。

这个武者更加可怜。

一个普通的手环,一个普通的工艺品,能有什么技术含量。

可在第七城,九彩手环却爆发出了最璀璨的作用。

这个异族没被气死,已经是坚强。

他恨不得抠了自己的眼珠子。

那么廉价,竟然卖了一件绝世珍宝。

……

第七城。

紫造虽然保留了活命的资格,可他还是怨毒的盯着苏越的背影,就像是做好了偷袭的一条毒蛇。

畜生。

你现在同样也只有两条路。

第一,就是离开秘境,只要你到外界,第一时间就会被族尊斩杀。

第二,你就是去第八城。

以无纹族的身份去第八城,你会瞬间被剁成肉酱。

苏越!

你这个畜生,你毁了我的一切。

我诅咒你被千刀万剐,诅咒你被剁成肉泥。

然而。

下一秒,苏越身上的变化,就让紫造和其他残废武者震撼到窒息。

对!

苏越在没有服用任何丹药的情况下,他的皮肤开始扭曲,开始变色,他的骨骼出现了膨胀的爆响。

同时,苏越身上的阳向族气息,也越来越浓郁,越来越正宗。

没错。

改头换面完成的苏越,阳向族气息甚至比紫造还要正宗。

那叫一个地道。

“紫造,是不是在嘲笑我,以为我已经走投无路?

“朋友,想多了。

“赶紧离开秘境吧,在外面你应该可以看到我的直播。

“老铁,我给你们表演一个大场面……团灭54个八品。”

苏越平静的笑了笑。

终究还是暴露了红锅的事情,也不知道墨铠老兄是什么表情。

算了。

早点相认,也了却墨铠老兄一桩心愿。

其实这老兄的宿命,现在已经被袁龙瀚牢牢捆在了神州的桥梁上。

“苏越,你别做梦了,你不可能杀了54个八品,你会被剁成肉泥。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粉身碎骨,我诅咒你飞灰湮灭。”

紫造站在传送阵上,已经准备离开第七城。

这时候他也不再惧怕苏越,反正自己即将出去,而且他也猜到了苏越的阴谋,他要利用自己离间盟军,知道苏越不会杀自己。

所以,紫造在放心大胆的骂。

“拭目以待吧。”

拿走毒核,五具尸体已经枯萎成了漆黑的颜色,看上去犹如巨大的焦炭。

尸体的五官已经无法辨认,但他们的表情却更加扭曲惊悚。

那些暂时还没离开的异族各个义愤填膺,他们恨不得生吞了紫造。

你就是个脑残。

你现在站在传送阵上,可以一走了之。

我们怎么办?

万一这魔头发怒,到时候都得死。

然而,苏越没有发飙。

他摇了摇头,平静的踏上了前往第八城的道路。

这些能让盟军混乱的种子,他可舍不得杀。

一道道炽热的眼神,都望着苏越的背影,从来没有这么殷切过。

等苏越气息真正消失之后,有几个武者竟然嚎啕大哭。

他们安全了。

可他们也都奔溃了。

……

秘境之外。

同样有个武者眼眶通红,情绪已经激动到不得了,快疯了。

墨铠。

对,就是这个老兄。

他原本也在震撼苏越的九彩手环,毕竟这种逆天宝贝,那真的是闻所未闻。

当然,墨铠已经脑补出了一些线索。

毕竟苏青封是大气运的武者,据说还秉持着这个时代的气运,身为他的儿子,苏越拿到一些逆天宝物,也就理所应当。

墨铠一眼就能认出来,苏越的九彩手环已经超越了目前所有妖器。

起码,在绝巅之下的妖器之中,九彩手环绝对可以排名第一。

如果有什么妖器榜的话,九彩手环必然是榜一,价格也会达到天价。

当然,到了九品大圆满,或者绝巅这个境界,九彩手环也就没有了任何价值。

但对绝巅下的九品来说,九彩手环的意义非同凡响,任何杀戮类的妖器,都不可能和九彩手环比较。

苏越的运气,简直是让人嫉妒。

然而,还不等墨铠从九彩手环的震撼中平静下来,他的思绪瞬间达到史无前例的巅峰。

他就像是看到了鬼。

没错!

苏越再次伪装。

这是墨铠这辈子,最失态的一次。

他原本和所有人一样,都以为苏越该离开秘境了。

墨铠做好了领苏越逃离的准备,甚至还准备好了负伤,同时还有一肚子抱怨。

可苏越,他在没有服用任何丹药的情况下,竟然是伪装成了徒儿红锅。

红锅!

对,我朝思夜想的徒儿红锅。

原来,他就是苏越。

该死。

我墨铠可真是个榆木脑袋。

我早该想到,早该猜测的。

事后回想起来,其实苏越也泄露了不少的蛛丝马迹。

墨铠悔恨啊。

如果自己可以聪明一点,那就可以早点和徒儿相认。

我徒红锅,原来是苏越。

苏越,原来你小子,就是我徒儿红锅。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墨铠无声的狂笑着。

大水冲了龙王庙。

原来咱们原本就是一家人。

红锅出现在江元国一战,原来那一战,红锅就是神州武者。

原来是这样。

还有。

当初自己领着红锅去秘境,红锅说苏青封是宿命之人。

胡扯。

那都是苏越在胡说八道。

红锅就是苏越。

他当然想让自己去伺候他亲爹。

墨铠以前也思前想后了很久,他根本想不通,为什么阳向族的事情,会和苏青封牵扯在一起。

事到如今,一切蛛丝马迹,全部捋顺。

还有一些细节,也就没必要再深究了。

怪不得,明明是苏青封赏赐的绝巅机缘,却会通过苏越来出现。

是自己想多了。

是自己想错了。

苏越是自己领着去秘境,他可能早就掌握了绝巅的机缘。

都是来自苏越。

和苏青封没有半毛钱关系。

不愧是我徒儿红锅,这等智慧,堪称出类拔萃。

墨铠这辈子自负,他认为自己智慧无双。

可现在看来,还是自己的徒儿技高一筹啊。

不冤。

输给自己的徒儿,不冤。

也罢。

反正自己也被袁龙瀚封印了一切,如今还拿着神州户口。

追究过往,没有任何意义。

徒儿。

一定要平安回来。

既然你就是我徒儿红锅,哪怕你是苏越,也依然是我墨铠的徒儿。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我一天当你的父亲,那就是一辈子的父亲。

红锅!

苏越!

命运还真是和玩笑一样。

墨铠情绪很难稳定下来。

他现在真的感觉到了宿命的戏剧性。

不行,我要平静下来。

一会我徒儿出来,我得领着他安全离开。

别说青初洞,就是碧辉洞复活,也绝对不可以伤害我徒红锅。

……

第八城。

这里很安静,可能是因为武者数量稀少的原因,这里的气氛要比第七城压抑很多倍。

当然,灵气的浓郁程度,也根本不是第七城可以比拟的。

苏越对第八城很满意。

舒爽。

不管是压迫,还是灵气,第八城才是最佳的修炼圣地。

秘境还真是个好地方,青初洞也真是个好人,得感谢他大开方便之门。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

可用酬勤值:175万点

1:爱的供养(下次使用,消耗6900酬勤值)

2:人鬼有别

3:猥琐隐身

4:耳聋眼瞎

5:你有毒

6、你很贪婪(1000对比1卡。储备)

气血值:9978卡!

……

嗯!

还不错,气血值涨幅可以。

距离10000卡,估计也就半小时时间。

先好好修炼,第八城毕竟有54个八品,他们最弱都是八品后期,不管是战斗力,还是天赋,都和第七城那群蠢货不能比。

得稍微谨慎一点。

还好,这些八品一个个高傲的很,其中几个冷漠的抬起眼皮,看了眼苏越,又重新闭上眼。

没兴趣。

一个七品巅峰,敢跑来第八城,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他一会就会离开秘境。

“你从第七城来?”

苏越刚刚找了个角落坐下。

这里的压力比较浓郁,自己可以最大化的消化压缩灵气。

这时候,一个八品阳向族走过来,上下打量着苏越。

“嗯!”

苏越点点头。

现在还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苟一会。

他也不认识这个阳向族,不过很强,八品大圆满,距离九品不远了。

苏越也大概感知了一下,还好,第八城目前还没有武者突破到九品。

其实想想也正常。

八品突破九品,怎么可能那么容易。

“来自散星城池?”

苍修打量着苏越。

很陌生的一张脸,而且表情木讷,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

他竟然不认识自己?

也对。

散星城池的武者孤陋寡闻,不认识自己也正常。

“嗯!”

苏越又茫然的点点头。

“我叫苍修。”

苍修自我介绍道。

“嗯,拜见苍修大人。”

苏越抱了抱拳。

劳资现在不想交朋友,你快点滚啊,别耽误劳资修炼。

苏越心里烦的厉害。

“苍修是黑捕手下的第一狗腿子,在阳向族圣城横行霸道,厉害的很。

“小子,你来自散星城池,可得提前认识一下大佬啊。

“苍修,满意了吗?我知道你想在新人面前装哔,特意给你助攻一下。”

这时候,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四臂族八品,抬起眼皮,似笑非笑的说道。

他在介绍苍修的时候,眼睛里明显是嗤笑和不屑。

“原来是苍修大人,久仰久仰!”

苏越连忙又抱拳。

这个虚荣玩意,眼睛里竟然还有点得意。

苏越心里鄙视这个苍修。

“我叫肆岚卡,苍修是我的手下败将,你们阳向族八品,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肆岚卡又补充道。

苏越面无表情。

这些八品武者,怎么一个比一个虚荣,装起逼来,一个赛一个的不要脸。

这个肆岚卡也是个人才。

吹嘘自己还要铺垫一下,不要脸到了极致。

苏越想了一下。

以后自我介绍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先介绍一个手下败将,这样可以衬托自己。

还蛮高明的。

异族越来越虚荣,装哔都要花式的装。

“别理他!

“我问你,第七城现在是什么情况,紫造和蓝勒突破了吗?

“还有,你一个七品,为什么要来第八城?”

苍修平静的问道。

“紫造已经突破,目前正在稳固修为。

“蓝勒还没有突破。

“抢地盘争夺战,咱们阳向族输了,输给了钢骨族的钢白火,那家伙太厉害,以一敌四,根本不是对手。”

苏越有模有样的介绍着。

“哈哈哈……苍修,我早就和你说过,这次第七城,绝对是钢骨族的天下,现在打脸了吧。”

这时候,旁边一个闭眼的八品钢骨族终于忍不住笑道。

钢谷水当然知道钢白火厉害。

天生异脉,刀枪不入。

钢白火在第七城就是无敌的存在。

别说那群七品垃圾,就是自己这个八品,都很难轻松赢钢白火。

“原来是这样,紫造突破了就好。

“你一个七品,为什么要来第八城?”

苍修又问道。

“我在散星城池偶然得到过一点点机缘,所以可以来第八城修炼。”

苏越又如实答道。

“找个地方修炼吧,第八城和第七城不一样,这里武者少,不存在抢地盘。

“别人问你第七城的消息,别告诉他们!”

苍修点点头,又交代了一句。

任何消息,都不能便宜了其他种族的畜生。

苏越能从第七城过来,也算是给阳向族长脸了。

“我钢谷水也不屑打听。”

钢谷水冷冷一笑。

钢白火七品巅峰,很快就可以来第八城汇合,这都是商量好的事情。

“嗯,我明白!”

苏越也点点头。

随后,第八城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武者们都在各展神通,疯狂的突破着。

苏越悄悄观察了一圈,不愧是九品之下最富有的一群武者,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有特殊的修炼手段。

有点馋啊。

而且有些武者的兵器,一看就不是凡品。

苏越陷入了沉思。

如果是强大的妖器,武者一般会用秘术封印起来,以达到认主的特殊效果。

靠抢,很难真正抢到那些秘宝。

直至现在,神州科研院还存放着不少宝物,就是因为秘术封印无法破解。

既然馋人家的妖器,那就得像办法啊。

苏越的小脑瓜开始运转。

当然,他也没有停下修炼。

毕竟是到了一个陌生地带,这里的压迫比天地雷图腾还要沉重,所以苏越炼化压缩灵气的速度也极快。

也就十几分钟,苏越突然感觉到了大圆满的气息。

……

可用酬勤值:177万点

1:爱的供养(下次使用,消耗6900酬勤值)

2:人鬼有别

3:猥琐隐身

4:耳聋眼瞎

5:你有毒

6、你很贪婪

气血值:10000卡!

……

果然,气血值已经到达10000的临界点。

七品大圆满。

如果不突破到八品,气血值将不会再增长。

靠系统压缩的灵气,简直比袁龙瀚压缩的还要优质,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酬勤值还涨了2万点。

但对现在的苏越来说,2万点就是毛毛雨。

“想要打破七品的壁垒,得用非常规的压迫办法。

“单挑这里所有的八品,压力应该是足够了吧。”

苏越抬起头,一个一个的目视着这群八品异族。

如果踏上战场,他们就是屠戮神州武者的主力军,也是最具威胁性的一批。

杀。

必须全部斩杀。

咦!

那个应劫圣子呢?

苏越目光扫描过了每一个八品,可唯独没有找到那个消瘦的背影。

当然,苏越也没有找到黄素俞的身影。

而且这里的八品,也不够54个。

很明显,有几个根本就不在这里。

可能!

他们都在蓄谋第九城吧。

苏越了解应劫圣子,这家伙的目标是万道白羽,秘境里的其他宝物,她根本就看不上。

“准备开工了。

“得用点小手段。”

苏越停下修炼,又背靠着墙,找两个角落坐下。

嗡!

九彩手环,再一次出现在手里。

暴露一下宝物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