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我的嫂子胡金花 > 都市 > 太子有疾奴家有药 > 第143章 说内幕,天子震怒

太子有疾奴家有药 第143章 说内幕,天子震怒

作者:沧海明珠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2-11 14:50:26 来源:三七中文

忘忧顾不上沈熹年的感慨,低声问:“熹年,山上被冲下来的那些尸体是怎么回事儿?秦姐姐说的灾民收容所又是怎么回事儿?这些你可打听清楚了?”

沈熹年沉声说道:“正如你所料,赵世苓收到太后密旨,不许有一个染了瘟疫的人往北去,一经发现,就把江宁府所有官员的人头砍了,以祭社稷。所以赵世苓就以灾民收容所为据点,把所有因洪水失去家园的人都弄到一起,染了瘟疫的都送去城外圈起来等死,死了就地挖坑埋了。没染瘟疫的就给口吃的,一经发现不对劲儿立刻送走。那天咱们看到被洪水冲下来的那些尸骨应该就是一个乱葬坑被洪水冲开了造成的。像这样的乱葬坑在江宁城郊不知道有多少个。瘟疫所到之处,十室九空,我私下问过江宁城的主簿,说已经死去的不少于十二万人。”

“为什么不治?染了疫病就送去等死,这是做地方官该有的态度吗?!”忘忧悲愤的问。

“他也诉苦,说药材不够,又怕大面积的传播开来,太后问责,真的把江宁大小几十名地方官都砍头问罪,所以只好这样做了。而且就算是救治,也没什么效果。”沈熹年冷笑道,“他的原话是,酒一个的功夫就会死十几个,救得过来吗?反正都是死,又何必浪费药材。”

“真是混账!”忘忧一拳捶在床边。

“他们把朝廷分发下来的药材都高价卖给了药商,又从一些决意离开江宁城的商贾手里征集了宅院做难民收容所,这些宅院都有极高的院墙,平日里大门紧闭,里面的人谁也出不来。差役每日夜间进去检查一趟,把疑似感染的人弄出去,如此没用十来天,各处宅院也十有九空了。这些宅子是他们借着灾荒征集来的,并没哟入公账,里面的人死光了,宅子就成了这些人的私有财产。”沈熹年冷笑道。

“为了钱,他们竟如此下作!好歹还是皇室子弟呢,怎么做得出来?也不怕太祖皇帝从皇陵里跳出来揍死他!”忘忧气的口不择言起来。

“你也别太生气了,这事儿自有天子处置。”沈熹年倒是看开了,一脸的淡定,又说:“当时江宁安抚使陈义凌不同意他们这么干,写了奏折弹劾,赵世苓就让人劫下了奏折,把陈义凌和沐霖兄一并打发到洪州去了。然而陈义凌也不是吃素的,跟沐霖一路上拉了一帮子从洪州逃难来的灾民组成了一支队伍,再加上他们自己带去的几百府兵,居然把洪州那些山匪给降服了。”

“这是个好消息。”忘忧欣慰地叹了口气。

“行啦,现在吴王来了,他可是双重钦差,不管是那些地方上的旧势力还是支持天子的人,都会遵从他的意愿,剩下的事情便交给他去办吧。你只管好好地养身体,等着逸隽兄从洪州回来,兄妹团聚就行了。”

“那些灾民呢?就真的不救治,让他们等死吗?”

沈熹年沉吟道:“吴王带来了药材,肯定会救治。但是现在活着的人十之七八都染了瘟疫,救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难道这世上的事情只因为容易才去做吗?”忘忧生气地问。

“哟,你别生气啊!我又没说不让你去救他们,但你要救他们,必须要先养好你自己啊!你现在这个样子,下床走几步都能倒在地上,能救谁?”

忘忧靠在枕上叹了口气,缓缓地说:“既然药材有了,就让他们按照哥哥留下来的丸药配制,我之前翻过一些记载偏方的书籍,书中说过一个兰陵王曾今用过的办法:你让他们去找一些木桶,把木桶的底部凿个洞,以细小的竹管引流,把木桶里放入木炭或者竹炭,用来滤水。在不能保证他们喝热水的情况下,喝这种用竹炭过滤过的水也可以。洪水带来的瘟疫通常是借着人们饮用的水源传染的。只要保证饮水干净,再把病人单独隔离,把他们的呕吐排泄物都用石灰掩埋,瘟疫的传染就能得到控制。”

“行,这些都让吴王去办,相信他一定会办妥当的。你就安安心心的养病吧。”沈熹年说着,起身走到床榻跟前又伸手在忘忧的额头上贴了贴,皱眉道:“还是有些热,病愈之前你不许出这道门。”

秦青茵正好煎好了汤药送进来,听见沈熹年的话,忙附和道:“正是这话呢,王爷一来,这边的情形立刻发生了改变,那些只知道贪财的恶狗们已经夹起尾巴来了,有药材,也有郎中,疫情一定会得到控制的。你只管养好你的病要紧。”

“姐姐不去洪州寻我哥哥去了吗?”忘忧笑问。

秦青茵瞪了忘忧一眼,责备道:“你这个样子,我能走吗?即便我去了洪州,又拿什么脸见你哥哥呢?”

忘忧赶紧的抬头看沈熹年,发去求救的眼神。沈熹年接了药碗,笑道:“表姐,你这几天照顾她定然是累坏了,这个交给我,你去睡一会儿吧。可别再把你给熬垮了。”

秦青茵知道沈熹年喜欢忘忧,心里也觉得自己这个表弟可怜,便本着帮他一把的心思把药碗给了他,并叮嘱道:“这些药必须喝完,不许偷偷倒了。”

沈熹年忙保证:“放心,我一定都让她喝进去,绝不辜负你辛辛苦苦的给她熬好。”

秦青茵斜了沈熹年一眼转身出去了。沈熹年在榻前坐下来,认真地说:“听见没?要好好喝药。来吧,张嘴。”

“你给我,我自己喝。最烦你们腻腻歪歪的样子了。”忘忧伸手接了药碗,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

“我们?除了我还有谁?”沈熹年一下子抓住了重点。

忘忧差点被最后一口汤药给呛到,忙说:“没有谁,我随便说的。”

若说养好身体,忘忧自己是最有数的。当晚她摒弃杂念好好地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又好了许多。换了衣裳起身出门,看看依旧阴沉沉的天,她伸了个懒腰对秦青茵说:“我得出去走走了,再闷下去身上要发霉了。”

“吴王殿下留下了人在外面守着呢,你能走出这个院子就算你赢。”秦青茵笑道。

“把我当犯人了?”忘忧翻了个白眼。

“把你当病人呢。快回屋去,粥一会儿就好了。”秦青茵催促道。

忘忧无奈,只得回去等粥。

&

赵承渊的奏折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送进京城,一份递进宫中给太后,一份送进了大相国寺。

宋嬷嬷接到书信忙给赵祯送进来,赵祯匆匆剔去火漆把里面轻薄的绵纸抽出来展开匆匆地看着,看到一半时就变了脸色,低声骂了一句:“该死的东西!”

宋嬷嬷不敢多言,回头给守在门口的两个小太监使了个眼色,那二人悄悄地带上房门出去了。

赵祯耐着性子看完赵承渊的书信,然后重重的拍在书案上,咬牙骂道:“赵世苓这厮,居然敢对忘忧下黑手。真该千刀万剐!”

“吴王这样说?就没说他是受人指使吗?”

“老四一向圆滑,这种得罪人的话是不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但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忘忧去江宁城并没有威胁到赵世苓的利益,为何他会让他那该死的小舅子把忘忧引到城郊又唤来杀手?”

宋嬷嬷忙劝道:“陛下说的有道理,但若是没有证据,这件事情也不好问责的。那赵世苓一向油滑,他只说不知道此事,都是下面办事的人糊涂,陛下也不好问责与他。”

“老四倒是会办事,二话不说直接把那几个人杀了。明着是为忘忧报仇,实际上也断了赵世苓的后顾之忧。如此,他在太后面前可就卖了个好大的乖。”赵祯烦躁的起身,又责备宋嬷嬷:“李舒最近也是懈怠了,忘忧差点被人杀死,他有极大地责任。而且,救了忘忧和沈熹年的人居然是老四身边的那个护卫!朕的这些人都是吃白饭的!”

宋嬷嬷忙躬身请罪:“是老奴安排不周,老奴这就另外安排人去江宁。”

“不必了!李舒的能力朕是知道的,可这次他却连个活口都没留下。还给老四的人留机会!你传话给他,若有下次,朕便摘了他的脑袋。”

宋嬷嬷忙答应着,又说立刻去办。

赵祯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婆娑的翠竹,长长的叹了口气。

此时此刻,他多么希望自己就在她的身边。

只可惜,遥遥千里,连八百里加急都要三天多才能收到消息。

*

其实李舒也很冤枉——那天忘忧和沈熹年跟着那些人出城他自然是得到消息了的,可是一路尾随去的途中便遇到了一股强势力的袭击。他折损了两个得力的兄弟,等追上忘忧和沈熹年时,刚好有个人的剑抵在了忘忧的咽喉处。

当时李舒尚在数丈之外,只能用弓弩把那些人呢解决,想留活口?根本不可能的。之后天降暴雨,引发了山洪。李舒被泥石砸中,伤到了腿,根本追不上沈熹年的脚步,所以才给了阿寺可乘之机。然而这些话,李舒是没办法说出口的,还有那两个兄弟的仇,也只能记在赵世苓的头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